随着前排两幢完成封顶

随着前排两幢完成封顶

2020-01-24 05:08

“这直接威胁到了学生的安全。真要砸着一个学生,我这民办学校也办不了了。”为此,王学平不断向南阳市高新区管委会及相关部门反映情况。

照片中,学生们在操场上集合准备做课间操,在空中,一节塔吊臂伸进了校园,就在学生头顶之上。

但这些都不是王学平最担心的。大约5月前后,学校保安丁文刚给她看了一张照片,让她心惊肉跳。

从楼盘放线挖地基开始,王学平就不断向南阳市规划局、南阳市高新区管委会等相关部门反映。过程中,她发现,该项目甚至还未取得必要证件。

“有时候塔吊臂上还提溜着成捆的钢管、模板呢,就在学校操场上转来转去。” 丁文刚说,值班的时候,他总能看到这种景象,“这要掉下个东西来那还得了?”丁文刚当即拍下照片向王学平汇报。

“100趟都有了!执法队的来了让停工,但等他们走了又接着盖。”王学平皱着眉头说。

“我们平时在操场打篮球、乒乓球,塔吊臂有时候就转到我们头顶上,最近的时候感觉只有20米。”学生李琳嵛说。

随着前排两幢完成封顶,后排三幢开工建设,王学平发现,施工方的塔吊臂,竟然直接伸进了校园,在操场上空来回旋转,而学生们就在塔吊臂下活动。

今年6月26日,人民网来函照登了王学平写的《校园上空违建施工,千余学生受到威胁》举报信,在那之后,四季花城曾停工近40天。王学平说,这是她争取到最长的一次停工期。

一年多以来,河南省南阳市博雅书院学校校长王学平(又叫王平——记者注)一直提心吊胆。学校门口约15米宽的马路南侧,来了一位“新邻居”——四季花城房地产项目二期。该楼盘要在学校正前方的空地上建成5幢高层,前排两幢23层,后排三幢27层。

“对面工地上的强光灯,从下午六点要亮到凌晨两点多,影响我们休息。”在该校就读九年级的安晓杰说。另一名学生张杰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,一次姑姑来接她回家,刚出校门没多远,工地上的塔吊臂转了过来。“姑姑看见了,叫我以后小心点,躲着点走。”

这让王学平很揪心。学校就在楼盘正后方,中间相隔的马路,是学校师生每天上学放学的必经之路。“离学校这么近,万一掉下东西砸着人怎么办?”

看到照片的王学平也吓坏了,随即又向有关部门举报。“执法局的人来了,让他们停了工,但是没几天就又复工了。”王学平不明白,一个没有任何相关证件的楼盘,为何能够屡禁不止?

1995年,王学平成立南阳市平通学校,后更名为博雅书院学校,是一所全日制、全封闭、寄宿制的民办初级中学,目前设有七、八、九3个年级,在校生和教职工共1800余人。

工地塔吊吊臂伸进校园